牛人 | 张京:登顶慕士塔格,完成国内前所未有的Speedriding挑战


张京


他从小习武,后成为110米栏运动员,

人生的岔路口,毅然转型,靠天赋+努力闯出一片天,变身极限运动网红博主。


2023年7月,他登顶慕士塔格峰,完成Speedriding挑战,

从顶峰滑雪下撤至C3,再凭Speedriding(滑翔伞滑雪)+滑雪,从C3速降至ABC,

用勇敢的行动,证明中国人也能这样玩。


他热衷于挑战自我,涉猎广泛,几乎无所不能,

滑翔伞、跳伞、潜水、滑雪和登山,都是至爱,

视极限运动为生活的全部,不是在玩极限运动,就是在去玩的路上。



2023年7月的一天。


在“冰川之父”慕士塔格的C3营地,有个人并未像一般登山者那样缓慢下撤。只见他脚蹬着滑雪板,看起来像是要滑下去,但并未立刻行动。


随后,他又从装备包里拿出速降滑翔伞,开始整理。


一般情况下,整理速降滑翔伞,可能只需两分钟。但刚从慕士塔格峰顶下撤的他,感到有些缺氧,陷入迷糊状态,整个过程耗费了一个多小时。


更要命的是,在他整理滑翔伞的过程中,暴风雪突然来了。一瞬间,能见度仅剩两三米。


本来登顶之前,他记住了线路上所有冰裂缝的位置,但暴雪打乱了一切,冰裂缝都被埋住了,隐藏着极大的危险。



所以他只能继续等待良机。等着等着,他再次陷入迷糊状态,甚至还睡着十几秒。


等他突然醒来,半个身子已被雪埋住。


后来,天虽然晴了,但风仍不合适。因为速降伞非常小,若遇到稍大的风,可能会被吹偏,或导致控伞不稳。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风终于合适了,到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刻。


于是,他开始控制速降伞,然后起飞,往下飞翔。先从C3速降到C2,然后又从C2速降到C1。


就这样,他终于在慕士塔格完成了Speedriding挑战,在国内堪称史无前例。


他名叫张京,是知名的极限运动博主,热衷于挑战自我。他涉猎广泛,能上天,可入地,会下海,几乎无所不能,滑翔伞、跳伞、潜水、滑雪和登山都是他的至爱。



谈到在慕士塔格完成Speedriding挑战,张京表示,这不仅是个人目标的实现,也是面向世界的声明。


“像国外的话,他们能随便飞一座雪山,相当轻松,但国内就没有人去做这样的挑战。”张京说,“通过这次挑战,我想告诉大家,我们中国人也可以把这项运动玩得很好,希望能引领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01

Speedriding挑战的难度和意义


作为新兴的冰雪极限运动,Speedriding将滑翔伞和高山滑雪融为一体,时而飞翔于天空,时而疾驰于雪地,通常被称作滑雪飞伞或速降滑雪。


登顶7546米的慕士塔格后,张京先是依靠滑雪速降至C3,然后在C3经历了暴风雪。等他飞着滑翔伞速降至C2时,还是遇到了一些困难。


在降落之前,他遭遇了乱风,被吹偏了。而且,由于刚刚经历了暴风雪,雪地又厚又软,所以他落地时,雪板根本踩不住,直接插入雪里,人也跟着摔倒。


正常情况下,玩Speedriding时,雪板的关键作用之一就是降落后的“追伞”。



普通的滑翔伞可以盘着气流往上飞,因为伞叶面积较大,但速降伞是轻量化的,伞越小,速度越快,而且只能往下,就相当于“降落伞”。


所以降落时,Speedriding玩家必须穿着雪板,因为他们跑不过伞的速度,没办法拉住伞,于是只能用雪板来承接他们的速度。


那么,既然是速降, Speedriding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张京表示,无论是从慕士塔格的C3速降至C2,还是从C2速降至C1,即便算上整理装备的时间,每个营地的速降不会超过10分钟。


慕士塔格的C3海拔为6950米,C2海拔为6350米,C1海拔为5500米。如果是正常的登山下撤,营地之间至少要耗费几小时。



其实,张京最初想从慕士塔格峰顶直接飞到大本营。他曾练习过从火山滑下来,所以慕士塔格大本营的碎石路段难不倒他。但问题是,如果那样做的话,雪板基本会废掉。


“更重要的是,还有很多不了解和不可控的危险因素在里面,”张京说,“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计划,去影响后面的团队和行程。我只能在最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去完成自己的挑战,而不是直接从顶峰速降到底下。”


尽管如此,张京的挑战在国内依然是开创性的。


目前,Speedriding在国外很火,而且已经很成熟,但反观国内,专业的玩家却只有十来个,张京就是其中之一。



在张京看来,这项运动最大的魅力在于,它融合了三个项目——登山、滑雪和滑翔伞。


“完成在慕士塔格的挑战,让我一下子达成四个目标,”张京说,“一是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登山,二是让更多人喜欢上高山滑雪,三是让更多人喜欢上飞伞,四是让更多人对Speedriding产生了兴趣。”


“所以,我不仅完成了自己的目标和期待,还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02

分享欲造就极限运动网红博主


恐怕连张京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与慕士塔格和Speedriding联系在一起。


说起来,他的极限运动之路,其实是始于武术。


从刚记事起,他就开始跟着家人练习武术,慢慢挖掘出运动功底。



后来,他转而练习中长跑,最后专攻110米栏,成绩既没有太好,也没有太差,基本处于中等水准。


考虑到运动生涯没有太大的提升空间,更不可能进入国家队,所以张京做出了人生的重要抉择——考体育大学。


进入大学后,他学的是运动训练专业。除了枯燥的日常之外,他也开始频繁参与户外运动,尤其是登山,甚至还进行一些探险。


那个时候,贝爷的《荒野求生》在中国很火,张京也是拥趸之一。



“我很喜欢看他的节目,”张京说,“后来自己还跑去山林里,拍摄了很多生存的素材,比如找一些吃的,小蝎子和小鱼之类的,那个时候觉得很有意思。”


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在社交平台上记录和分享自己的户外生活,包括后来制作视频内容,传授健身技巧等等。


对他来说,分享欲的背后,不仅是一种传递,更是一种思考。


“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有分享欲的人,想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传递给更多的人。”张京说,“我认为,不管是当老师,还是做教练,可以分享的人数是有限的。”


但通过媒体和社交平台,进行有意义的内容分享,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013年左右,户外圈发生了一些事故,张京就在微博上写下一句话——户外不是冒险,登山不是玩命。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句话一下子就火了,被圈里人争相转发。


“那时候,圈里边的各个登山组织,包括一些协会,都在转发这句话,”张京说,“所以那是一下子就爆火的阶段,算是一个小的转折点吧。”



这句话,也折射了他对于户外探险的认知和思考:“我觉得,在户外探险当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安全和谨慎,并且一定要对自然有敬畏。”


“但是话说回来,户外探险,尤其是极限运动,也不是洪水猛兽,没必要太过恐惧。如果开始去尝试,开始去体验,你就会发现,原来也就那样,也没有那么难,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


随着一点一滴的分享和积累,张京获得了真诚的回报,成为极限运动的网红博主,不管是在微博平台,还是抖音平台,都拥有过百万的粉丝。




03

极限运动就是他的全部生活


张京的成功,绝非偶然。


无论是小时候学武术,还是后来成为运动员,都塑造了张京的个性标签——规律的生活和学习的渴望。


“像我们小时候,训练基本都是5点起床,然后去跑圈,”张京说,“跟着是训练和上课,下午则再训练,到晚上就休息,一直都很规律。”


即便是放长假,他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在家歇着,或者去玩点什么。只要有休息时间,他就会去学习更多的东西。


“我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和更有意义,”张京说,“因为本来时间就是有限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地去丰富自己。”


当然,不仅要向外修身,还要向内修心。


“在修炼自己身体技能的同时,也要磨炼自己内心的意志力,比如遇到困难需要怎么解决,怎么去应对突发情况等等。”



这种持续的学习和磨炼,贯穿了张京的极限运动生涯。


其实,他小时候就对很多极限运动产生了兴趣,但由于这些运动有技术、年龄和经济门槛,所以只能一步步去实现。


“你需要花很多时间,不断去训练,”张京说,“然后一步一步地去进阶,这也是极限运动的魅力所在。”


“不是说你突然觉得有勇气去挑战一下,万一成功了,就是所谓的极限运动了。极限运动需要你从最基础的东西开始去学,先是知识和理论,然后让教练带你去体验和实践,跟着再自己摸索练习,包括对自己身体的掌控,以及一些紧急情况的处理等等。”


这种持续的进步和成就感,让张京与极限运动之间,产生了一种良性循环系统。


甚至可以说,极限运动成为了张京的生活,即便不是100%的全部,也几乎是。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不是在玩极限运动,就是在去玩极限运动的路上。



比如,到了夏天,他就去玩冲浪、潜水;到了冬天,他就去玩滑雪和Speedriding。


由于涉猎广泛,所以一年到头,他几乎不会闲着,在极限运动的世界里不断挑战自我,不断学习进阶。


“我就是喜欢这些极限运动,压根闲不住,只要在家躺一会儿,就觉得难受。”张京说,“虽然时间安排得很紧,但我也不觉得累。我就是没办法做到躺平。”


当被问到除了极限运动,有什么个人爱好时,张京沉默和思考了好一会儿,最终也没能给出一个答案,甚至还反问自己:“对啊,我有什么爱好?”


当然了,不用说也知道,他的爱好是极限运动。


往更深层次说,他的爱好其实是生活,因为极限运动就是他的生活。


“这种生活,我觉得很满足。”张京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