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项颖:用电波探寻世界


项颖 


1993年接触无线电,30年持续为爱发电

参与中国境内12个海岛的电台编号命名

2015~2017年,连续3年为环塔拉力赛提供无线电通信保障


保有探索未知领域的好奇心

用热爱去做,就会实现


保持联通,从喜爱,到助人

每一次平常的通联都是经验积累,静待关键时刻


业余无线电,让全世界同好在空中相聚

每一次通信都会向彼此送上最好的73(祝福)



项颖与无线电通讯结缘是一次偶然。


项颖的同事向她展示业余无线电的入会表,一向对新鲜事物好奇的她,对这项技术顿时产生浓厚兴趣。虽然当时对无线电通讯一窍不通,但项颖却主动追问其中的奥秘和原理,让同事赞叹不已。····


1993年,项颖加入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从此走入通讯之旅。


项颖的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证    图源:项颖


成为一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并非易事。业余无线电是一种志趣相投的联结,加入协会需要热爱这项技术,并乐于分享、交流。在这个圈子里,人人平等,技术与服务同样受到尊重。


项颖深爱这个群体,享受着“四海之内皆兄弟”共同探索通讯世界的乐趣。每年,她都会积极参加中国业余无线电运动协会举办的各类活动,与其他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一同交流学习。


年复一年,她从未间断对无线电的热爱,已将它视作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项颖在《牛人》栏目讲述




01
业余无线电历史

1921年,意大利罗马附近发生火灾,一台功率仅几十瓦的业余电台发出求救信号,竟被远在千里之外的丹麦业余电台收到。这一事件引发轰动,证明了短波可以实现远距离通信,并成为后来业余无线电爱好者首创短波远程通信的经典佐证。


联合国下设的专业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TU根据不同的用途,将全世界所有无线电通信分为若干种业务。业余电台属于其中的"业余业务"。


业余业务,是指供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进行自我训练、相互通信和技术研究的无线电通信业务。


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系指经正式批准的对无线电技术有兴趣的人,通常系个人爱好,而不涉及商业利益。


中国的业余无线电活动始于二十世纪初至二十世纪20年代初。西方先进科学技术涌入和无线电广播业在华夏大地萌动,激起国人对无线电技术的爱好与追求。他们从简单的矿石机收听起步,到提高自己的收信水平,直至发信,成为中国第一批业余无线电爱好者。


1932年,中国最早的业余无线电组织“中国业余无线电社”,简称CARU,在上海正式成立。平时致力于科学实验,一旦国家需要,立即服务于国家。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们成立了“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业余无线电人员战时服务团”,为抗日救亡做出了重要贡献。


1940年5月5日,该团创办了第一届全国空中年会,各地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通过自己的业余电台召开“空中”大会,以显示民族团结和坚持抗日的决心,并商定5月5日为“中国业余无线电节”,每年举办一次。


1940年9月,“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业余无线电人员战时服务团”改名为“中国业余无线电协会”,简称CARL。


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第一个业余电台,呼号为BY1PK。


1984年6月,中国在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IARU)的席位得到恢复。


1992年12月22日,第一批老业余无线电家的个人业余电台正式发信。不久,全国范围进行了“个人业余电台操作证书”考试,取得证书的爱好者纷纷建台。


截至2012年年底,中国内地业余电台数量已超过10万,并涉足世界业余无线电领域,为各种突发自然灾害和紧急救援做出了积极贡献。


自20世纪初以来,业余无线电已经在风暴、灾害、战争和其他紧急情况中被当做生命线。1995年⽇本神⼾⼤地震、2001年美国的9·11事件,以及2004年的东南亚⼤海啸等大灾大难的紧急救援,都有业余⽆线电爱好者们所做的贡献。

随着我国业余无线电活动的深入发展,中国业余电台和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们也创下了可圈可点的业绩。

2008年5⽉12⽇,四川汶川发⽣特⼤地震。经国家无线电管理局同意,5月13日,四川省业余无线电应急通信网络指挥中心成立,以BY8AA作为主控台呼号,纳⼊省抗震救灾指挥系统,对所有参加四川救灾的业余电台进⾏统⼀指挥、调度。在正常通信系统恢复前,业余⽆线电应急通信⽹成为抗震救灾指挥通信的主要渠道。

全国各地HAM在四川汶川地震时支援的报道  图源:项颖


类似事件还有2019年台风“利奇马”袭击中国东部沿海地区,以及2021年7月河南暴雨,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们积极参与通信保障工作,利用自己的设备,协助当地政府和救援队伍建立临时通信网络,为救援工作提供了关键性支持。


业余无线电在户外探险领域的使用也非常普遍。项颖讲述了发生在珠峰的真实事件:


“1988年5月5日,中国、日本、尼泊尔三国联合登山队成功实现了两支队伍在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顶峰会师和分别顺利下撤的‘双跨’壮举。在登顶、会师的过程中,珠峰北侧的中方队员第一个登上顶峰,但南侧的队员却迟迟未到。中方队员在高寒缺氧的世界最高峰已经停留80分钟,等待南侧队员到来。对这一情况,北京总指挥部必须决定中方队员是否继续等待。”


“从大本营发出的业余电台BT0ZML将信号通过拉萨业余电台BT0LS,及时传达到北京总指挥部BY1PK,指挥部的决策命令也通过同样的路径传达给了登顶队员。”


“5月8日23点50分,珠峰北侧大本营三国指挥员在天气迅速恶化的情况下,产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必须请示北京总指挥部做出最后决策。


“然而,通信网络的约定联络时间已过,北侧大本营业余电台操作员通过‘普遍呼叫’求助,得到一位日本爱好者的回应;这位爱好者通过长途电话,联系到北京总指挥,圆满解决了难题。”




02
探秘无线电通讯过程

根据设台者的身份,业余电台可分为个人设置和团体设置两种。根据电台核准使用的频率和发射功率,中国又将业余电台分为A、B、C三类,以及特殊业余电台。


由团体申请设置的业余电台,常被称为俱乐部电台。中国曾于2013年前,将这种电台定义为“集体业余电台”,并曾规定这类电台的呼号前缀为“BY”。


个人业余电台是爱好者本人申请设置并操作使用的电台。当今世界二百余万个业余电台中,绝大多数是个人电台。


在任何国家、任何地方,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的无线电发信,甚至是试验发信,都是被严格禁止的。


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是“Radio Amateur”,在世界上又普遍被称为“HAM”。由于“HAM”在英语中被解释为“火腿””,所以,“火腿”又是业余无线电通信爱好者的另一个名字。


项颖介绍,业余无线电本身是一个小众的爱好。在日本和美国,HAM相对较多。曾有一次瑞典无线电爱好者来中国交流,给项颖看过他家的照片:


“像一个农场一样,架设了很多天线。他们可以直接在家里通讯。”


项颖在集体业余电台做通讯    图源:项颖


能否在自家架设天线进行通讯也视各个国家的国情而有所不同。据项颖了解,架设一个电台需要诸多条件,包括电台设备和大型天线等。对个人而言,建立电台具有一定困难。因此,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经常会在集体业余电台上进行通讯,探讨技术。


集体业余电台多为学校、各类校外青少年教育机构、协会所设立,多年来为普及业余无线电知识、增进青少年爱好者对无线电科技爱好的兴趣发挥了积极作用。比如北京邮电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清华大学也都有自己的集体电台。


项颖和其他HAM聚会的集体业余电台位于北京通州,架设了7个大型八木天线,每个天线都有几十米高,天线也有十几米的振子。这样的天线设备在家里是无法建立的。


北京通州集体业余电台架设的天线  图源:项颖


“我们把集体电台当做一个集合点,平时不会去操作,通常在比赛期间才会进行操作,例如在5月、9月和10月会有重要比赛。如果想参加比赛,就需要获得国家的C级执照,才能进行正式的操作。


项颖模拟无线电呼叫向我们展示一套完整的流程。


“CQ CQ CQ This is BD1CC.

BRAVO DELTA ONE CHARLIE CHARLIE,

BRAVO DELTA ONE CHARLIE CHARLIE,

BRAVO DELTA ONE CHARLIE CHARLIE. 

BD1CC calling CQ and standing-by.


项颖在集体电台演示     图源:项颖


“我的呼号是BD1CC,B是中国的编号,D是二级呼号,1是北京分区,CC是我个人的呼号。


“这一套呼叫的意思是:这里是BD1CC呼叫,等待回答。中间重复三遍,是用字母解释法对BD1CC每个字母解释三遍。”


“如果对方回复我,我听到了,就回复59。59代表信号非常好。对方也会给我一个信号的反馈。这一次联络就相当于确认了。之后我们确认QSL卡片。当一段通信结束后,会给彼此送上最好的73——73是美好祝愿的意思。


QSL卡片是业余电台特有的一种确认联络或收听的凭证。申请国际上颁发的所有业余电台奖状,都要以QSL卡片作为凭证。许多重要的国际业余电台竞赛,也是以收到的QSL卡片作为评定成绩的依据。所有爱好者都把得到尽可能多的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寄来的卡片作为自己不懈努力的目标。


项颖收集的QSL卡片(正面)  图源:项颖


“QSL卡片上会记录对方呼号、时间、地点等信息。作为一种联络凭证,填写时就必须正确、如实、认真,字体清楚规范。”


世界各国的QSL卡片,其内容也大致相同。很多爱好者还在卡片印上能代表本国、本地区地域风情或其他含有自己喜爱内容的图片照片,因此QSL卡片又是一种有观赏和收藏价值的艺术品。

项颖收集的QSL卡片(背面)  图源:项颖


最令项颖着迷的,是每一次通讯所特有的未知。


“在美国的宇航局中有一些HAM。当他们进入太空时,会携带业余电台设备,并在太空中与地面进行通讯。能够与他们进行通讯是一种幸运,因为你无法确定他们何时会进行通讯。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如果在非洲有一个电台,那么对于HAM来说,这就是一个稀有台。世界上所有的HAM都会愿意与这个稀有台进行通讯、获得QSL卡片,因为非常难得。如果你曾经与世界六大洲都通讯过,那么,你也可以获得WAC奖状,这是一种荣誉。所以,每一个稀有台都会受到HAM们的追捧。”





03
因无线电结缘户外

1997、1998年我国沿海地区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开展了一系列的海岛通信活动(IOTA),引起全世界的关注。英国业余无线电协会(RSGB)IOTA委员会为此授予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CRSA)1998年度最杰出IOTA DX远征奖。


IOTA是由英国的短波收听爱好者Geoff Watts于上世纪60年代创立的与远程通信俱乐部相似的一种业余无线电游戏,并按照经确认的通信量而发行多种岛屿通信奖状。IOTA组织把世界上的岛屿划分成许多的“岛屿群”,对曾有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岛上有过一定数量业余无线电联络的岛屿进行编号。


项颖(第二排,左四)参加海岛通信活动    图源:项颖


中国拥有漫长海岸线和丰富的海岛资源,正适合进行IOTA的活动。对于整天在混凝土森林里忙碌的无线电爱好者,既可以到海岛考验自己的野外操作能力,又可以呼吸新鲜空气, 同时享受阳光、沙滩、大自然。IOTA岛屿通信是一举两得的好活动。


“当时正处于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成立之初,想做一个这样的活动,计划给17个海岛进行编号。我参加了其中12个。有了编号后,这个岛屿才能归到无线电通信里。实际上,我们命名海岛,是为全球的HAM提供一个通联稀有电台的机会。我们这些爱好者离哪个岛近,就会登岛,为这个岛屿取得一个电台编号。这项工作在两年内就完成了。”

项颖(后排,左一)参加涠洲岛海岛通信    图源:项颖


项颖参加过如涠洲岛、芙蓉岛、黄岩岛等12个岛屿的编号工作在山东的芙蓉岛,曾经是试验导弹发射的地方。因此,需定期与相关部门联系——如果有任务进行,就不能前往登岛。


项颖在涠洲岛    图源:项颖


“在编号时,需要进行一系列具体工作。首先,我们需要携带所有必要的设备,包括收发机、八木天线、发电机、工具箱、电缆等,以及一些辅助设备。然后,我们会到岛上架设天线、通电,并进行调试。接下来,我们会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通讯操作,轮流值班,让更多的人加入到通讯中,实现全球范围内的联络。”


1999年参加全国HAM在涠洲岛的通联活动    图源:项颖


项颖最初接触户外活动便是通过无线电。在1999年的北京越野大赛中,因为缺乏呼号,他们几个无线电爱好者被邀请到车队的不同位置,负责整个车队的联络工作。


1999年北京越野大赛    图源:项颖


从2015到2017年,连续3年,项颖参与了环塔比赛的户外工作。2015年,她在环塔拉力赛中负责团队的后勤保障工作,确保车队成员的安全和行程顺利进行,与组委联络与沟通。2016年,她担任赛队经理,负责从塔城到阿克苏的比赛路线。2017年,她再次担任车队经理,主要负责管理保障、车手服务和维修协调等任务。


2015年环塔拉力赛期间项颖(右)与参赛者任贤齐(左)合影    图源:项颖


在环塔比赛中,无线电起着通讯保障作用。项颖所在的无线电爱好者组建的通信保障团队沿途搭建通讯网络,以确保裁判组与大本营的联络畅通。


“在比赛期间,由我们负责通讯任务。因为比赛路线中很多地方没有信号覆盖,我们需要架设中继台,就像接力赛一样,以确保对讲机信号在传播范围以内,保证整个通信的畅通。”


项颖在2015年环塔拉力赛工作中    图源:项颖


在车队中,就像一个紧密的团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有负责维修的,有擅长驾驶的车手,还有后勤保障的人。项颖主要负责后勤保障工作,她负责财务和物资准备等事务。有时候,她还会驾驶保姆车,负责接应车手等任务。她致力于确保车队成员的衣食住行,作为赛队经理每天晚上都要参加总部举办的例会,并将重要信息传达给车队成员,以确保他们在比赛中表现更出色。


“在比赛中,经常会出现紧急情况和突发事件,比如车辆故障等。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需要迅速应对问题,而不是互相指责。重要的是,尽快解决问题,确保比赛顺利进行。”


2016年环塔拉力赛项颖参加每日例会    图源:项颖


2018年,她随车队穿越库木库里沙漠,攀登“世界沙漠之巅”。为何有此称号?因为库木库里沙漠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沙漠,海拔高程在3900~4700米之间。


2018年项颖随车队穿越库木库里沙漠    图源:项颖


2018年项颖攀登“世界沙漠之巅”     图源:项颖


另一个让项颖难忘的户外经历是2019年跟随宗同昌、何旭东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作为“重返N39”活动的后勤保障。


中国探险协会会员、故宫博物院文物摄影师宗同昌,是2004年“中日联合塔克拉玛干探险队”队员,更是第一个成功徒步穿越N39线的中国人。拉力赛车手何旭东于2007年驾驶机动车首穿N39线。


“重返N39”是宗同昌、何旭东中国探险协会两位知名探险家再次穿越、追寻记忆、挑战自我、战胜困难、发现未知的一次活动。


所谓N39,是沙漠腹地消失文明的文化脉络。线路起始点是新疆麦盖提,自西向东进入沙漠,一路沿北纬39°线,经过和田河、塔中公路、车尔臣河,到达沙漠东端的若羌县,直线距离990公里,整个穿越行程约1500公里。被称为死亡之海,是众多考古学家、探险家和越野爱好者毕生向往的探索目标。


2019年项颖参加“重返N39”活动     图源:项颖


“我在活动中负责后勤保障。为保证活动顺利,以及队员们的健康,我精心准备了各种食材,比如炖肉,在出发前就提前包装好,每天都制定好饮食计划。”


项颖会变着花样,提前烹饪各种鸡、鸭、鱼和肉类,大概做了三十多袋。每一袋食材都被密封并标记清晰。她在行进途中,再根据需要地加入蔬菜后,再次加热,以保证迅速供给食物。这种“预制菜”的方式,让探险队伍在沙漠中也能品尝到美味。


项颖为“重返N39”活动特制的“预制菜”     图源:项颖


参与户外活动,让项颖感受到自然与人的奇妙交融。在无人区,她真正体会到与自然的亲密接触。颖说,每次活动都是心灵的洗礼,从而更加尊重、敬畏大自然。




04
为何如此热爱无线电?

在无线电通讯中,每次发出信号都是一次兴奋的体验——不知道会有谁来回应,但每一次收到回复,都让她感到满足和开心。


“在发出信息之后,会同时收到很多人的回复。你就找信号最强的那个,先跟他联络。然后再找次强的,慢慢去跟他们一个一个联络。”


1999年项颖在做无线电通讯    图源:项颖


项颖乐于尝试、挑战,认为只要有方法和指导,就可以掌握任何技能。她对新事物,总是充满好奇心在学习通讯的过程中,她逐渐培养了从嘈杂的信号中捕捉信息的能力,而这需要长时间地练习和积累。


“我想去听,想去联络,不是因为有什么切实的目的。我可能今天能够连到更远的台,或者稀有台,就会有一种愉悦感。


每次通讯,项颖都怀着感激之心,无论对方来自何处。她认为,业余无线电的魅力在于满足自己对世界的探索欲望,让她能够与各地的人交流。


项颖参加活动的纪念徽章    图源:项颖


尤其是在极限环境下,无线电通讯可能成为救援的关键,这让她更深信这项技术的重要性。如果灾难发生,互联网或移动网络失效,无线电操作员可以迅速行动起来,协助紧急响应通讯,并能够与无线电网络保持联系。


2000年南京业余无线电年会    图源:项颖


对于HAM来说,通讯不仅是一种爱好,更是一种与世界连接的方式。无论是联络更远的电台,还是与不同国家的人交流,都让他们感到愉悦和满足。


在无线电的世界里,语言不再是障碍,全世界的爱好者都可以进行交流,共享这一乐趣。这就是——“空中的朋友在一起,相聚”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